和老婆AA生活6年:我媽住院我讓她出50000,老婆:捐了,你不配

2024-02-29     楓葉飛     反饋

和老婆AA生活6年:我媽住院我讓她出50000,老婆:捐了,你不配

都說夫妻原本是一體,既然結婚了,就應該為這個家共同努力付出,但我媽住院急需手術費,我讓老婆出50000,老婆沒有任何猶豫就拒絕:捐了,你不配。

夫妻就離了心,婚姻還能繼續嗎?

網圖,圖文無關

素材來源於生活,口述:王先生,文:小鹿

我和老婆小慧相識於一場線下聯誼會,當時的我們都屬於大齡剩男剩女。

她31歲,在一家電商公司做財務,每月收入5000左右。

而我,33歲,在一家網際網路公司做測試,每月收入11000左右。

當時我是瞧不上小慧的,因為她長相普通,收入一般,再加上個子偏矮,目測不到155cm,這個條件,不說我,我媽也是絕對看不上的。

但在我離開之前,小慧就當著眾人的面主動要了我的聯繫方式,我怕她一個女孩子丟面子,就只能硬著頭皮給了她聯繫方式。

聯誼會結束後的幾天,我就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過了一周,我收到了一個陌生人的通訊錄要求,上面的備註我有點印象但又實在想不起來究竟是誰,最後我還是抱著猶豫的態度通過了好友。

剛開始她可能也覺得尷尬,接連發了好幾個表情包,我一臉懵逼,但出於禮貌,我也只能跟著她一起發表情包,因為我也實在找不到可以聊的話題。

後來她可能自覺無趣,又主動問我知不知道她是誰,我發了個尷尬的表情,她又回了個無奈的表情。

我內心也是一陣尷尬。

後來她發了一大串文字過來,我才想起她是誰。

以後每天,她都會主動找我聊天,雖然我回應的信息比較少,但她似乎樂此不彼。

我們在網上聊了差不多兩個月的時間,當然大部分是她主動分享一些她的生活狀態或是工作上的一些事情以及她的一些興趣愛好。

兩個月過後,她便主動邀請我去爬山。

在聯誼之前,我剛好結束了一段6年的感情,經過幾個月的時間,還沒緩過來,為了舒緩一下心情,於是,我答應了小慧的邀約。

這次小慧和上次的打扮截然不同,聯誼的時候,她穿著一件比較長款緊身的連衣裙,完全暴露了她身材的缺陷。

而這次她穿著一套休閒的運動套裝,扎著一個大馬尾,看上去更加青春活力,和我打招呼的聲音溫柔甜美,讓人如沐春風。

小慧比我想像中要健談許多,一路上她嘰嘰喳喳,好像一隻快樂的小小鳥,針對她的話題,我一邊傾聽,偶爾插上幾句,她也從不介意。

也就是這次,我發現她其實是個挺好的姑娘。

爬山前她主動備好了零食和水,還額外替我準備好了遮陽帽。

爬山途中看我體力不支,也會主動放慢腳步等我一起隨行。

爬山結束後我主動邀請她共進晚餐,她主動要求一起分攤餐費。

她的這些體貼的行為,我在前女友身上從來未曾看到。

網圖,圖文無關

我和前女友相戀6年,她從來都是那種享受型的人,就好像一個巨嬰,時時刻刻等著我的投喂照顧,我們談戀愛6年,她主動買單的次數一個手掌都數得過來。

所以我及時止損,結束了這段不會有結果的感情。

真的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誰讓我當初貪圖人家的美貌呢。

借用前女友的一句話,美女都是等著被服侍的,哪裡需要自己動手。

所以,在她心中,我或許只是那個可以供她差遣的奴隸,一旦我達不到她的要求,就算我不主動分手,她也遲早會把我踢出局。

現在我才懊悔,以貌取人真的不可取,小慧才是那種真正會過日子的人。

於是,這次爬山結束後,我開始改變了對小慧的態度。

之後我們斷斷續續聊了半年,我便和小慧求了婚。

小慧幾乎是立刻抱住我,「阿翔,你說的是真的嗎?我不會是做夢吧?」

我撫摸著她的後背笑了笑說道,「傻姑娘,當然是真的」

小慧卻因為我的一個求婚,激動的流下了眼淚。

我輕柔的為她擦拭了濕潤的眼角,「以後有我,你便不會再孤單」。

小慧使勁點了點頭。

網圖,圖文無關

小慧有個悲慘的身世,這是在我們感情升溫的第二個月,她告訴我的。

那天,正好是小慧的生日,我們慶祝的時候喝了點小酒。

晚餐結束後,我們去附近的小公園散步。

微風襲人,小慧喝過酒的臉蛋有點潮紅,我看著竟然有點出神。

小慧開始絮絮叨叨,和我說起了埋藏在她心底的秘密。

原來小慧是被養父母收養的,她的親身父母因為重男輕女,所以就把她這個老二送人養了。

養父母剛開始對她很好,但是自從他們的親生孩子出生後,對小慧的態度180度大轉彎。

小慧那時候才6歲,每天放學回家還要跟著奶奶一起上山割豬草,做飯洗碗,洗衣服。

就連嚴寒的冬日,小慧雙手長了凍瘡,也逃不開在冷水裡洗衣服的命運。

小慧小學畢業之後,養父母藉口家裡經濟壓力大,想讓小慧輟學給家裡幹活,照顧弟弟。

無論小慧怎麼苦苦哀求都無濟於事,最後還是一個家裡條件不錯的親戚看小慧實在可憐,承諾幫她承擔小慧的學費和生活費,養父母才肯作罷。

小慧就這樣在親戚的支持下上完了大學,等她準備報答親戚的時候,這個唯一對她好的親戚竟然因病去世了。

可以說,小慧人生中唯一的光就這樣熄滅了。

小慧頹廢了一陣子,最後留在了她上了四年大學的武漢工作。

雖然小慧工作的地方離家裡有5個多小時的車程,但這擋不住養父母貪婪的嘴臉。

他們以養育之恩的藉口,源源不斷從小慧這裡汲取心血,要求小慧拿出三分之二的工資孝敬他們。

小慧迫於無奈,只能答應了他們。

但小慧在武漢要租房,又要吃喝,還有交通費用,剩餘的錢對她來說遠遠不夠的,於是她只能通過向一些雜誌社投稿賺取額外的生活費。

小慧大學畢業這麼多年,手上幾乎沒有什麼存款,就在我和小慧認識前不久,她的養父母要求小慧給她的弟弟買房,小慧實在承擔不起,只能狠心拉黑了養父母。

小慧說完這些積壓在她內心深處的秘密,似乎輕鬆了不少。

我環抱住她的後背,輕輕的說道,「以後有我,一切都會好的」

網圖,圖文無關

雖然我知道我媽媽可能會對小慧不太滿意,但我沒想到,當我把小慧帶回家時,她不顧及我的面子,當場給了小慧難堪。

在小慧答應我求婚的第二周,我就把她帶回了家。

因為我提前告知了媽媽我第二天會帶女朋友回去,我們到家的時候,桌上已經堆滿了各種吃食。

我剛進家門,媽媽便笑著說道,「兒子,你可終於回來了,可想死媽媽了」

說完,她立馬把我抱在懷裡。

我用眼神示意我身後的小慧,媽媽轉過頭去,也就一眼,幾乎立馬變了臉色。

我看到小慧一陣尷尬,趕緊活躍了一下氣氛,「媽媽,我餓死了,趕緊開飯吧」

1/4
下一頁
高宏浩 • 4K次觀看
高宏浩 • 4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12K次觀看
終瑾梅 • 4K次觀看
高宏浩 • 7K次觀看
楓葉飛 • 4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4K次觀看
武巧輝 • 4K次觀看
武巧輝 • 16K次觀看
武巧輝 • 7K次觀看
武巧輝 • 7K次觀看
高宏浩 • 4K次觀看
楓葉飛 • 16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楓葉飛 • 6K次觀看
高宏浩 • 9K次觀看
宗先紀 • 6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2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