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住院,我們姐妹倆左右為難之際,大伯一番話打消了我們的顧慮

2023-09-19     楓葉飛     反饋

父親住院,我們姐妹倆左右為難之際,大伯一番話打消了我們的顧慮

故事自述人:蔣艷麗,30歲

得知父親生病住院,我心急如焚。可我剛跳槽到新公司,還沒過試用期,又不好請假,我趕緊聯繫了雙胞胎姐姐。

姐姐此時正在南京出差,她得知父親的事情後,給老家的大伯打了電話,姐姐說她跟公司領導打電話,交接工作後回老家,但大伯給姐姐打了一通電話後,打消了我們所有顧慮。

我和姐姐是雙胞胎,我媽身體自幼就比較羸弱,她嫁到我爸身邊近十年,吃了不少中藥看了不少醫生,腿都快走斷了,路都被他們走寬了才懷了我們,幸運的是我媽還懷的是雙胞胎。

我媽說那些年她和我爸沒懷孕的時候,她受盡了村裡其他人的冷嘲熱諷,我奶奶都沒嫌棄她沒生孩子,外面的人倒還先諷刺我媽:「看著她長得人模人樣的,結果是個廢物,連個孩子都生不出。」這些話刺痛我媽的心,但她只能忍著。

或許是上天憐憫,我媽最後在35歲的時候懷了我們。

我媽懷我們的時候,已經是高齡孕婦,同齡人的孩子都快上初中了,我媽還在哺乳期。對於我們,我媽一直把我倆視若珍寶。她生了我們之後,再也沒有受孕過。

我媽身體不怎麼好,她幹不了什麼重活,只能在家洗洗衣服,乾乾家務,按時準備好一日三餐的飯菜。

正因如此,我爸比其他家庭的男主人要累很多,我們家也比別人家的經濟要差很多。

我媽生了我們後,身體變得更加差了,她時不時就是病的。我們姐妹倆沒奶喝,全都是靠奶奶熬米湯拌米糊把我們給喂大的。

都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我們從小就會幫著媽媽做力所能及的家務活。小小年紀的我們,為了幫著分擔家務,很早就學會了做飯。

我們十歲的時候,母親的身體已經油盡燈枯,再也撐不下去,她永遠地離開了我們,那一年對我們和父親來說都是灰暗的。雖然我們也知道母親遲早會離開我們,但那一天真到來的時候,我們一時半會卻無法接受。

爸爸自母親去世以後帶著我和姐姐生活,他沒有再娶。爸爸要去做事的時候,我們就被伯母照顧著。雖然我們會做飯,但畢竟我們年齡小,伯母說她怕我們倆在家不放心。

爸爸總鼓勵我們,要我們努力讀書,他總說:「我們就是吃了沒讀書的苦,所以只能做這些最累的活兒。」

我們姐妹也沒讓父親失望過,從小學到初中,再到高中,我們都以優異的成績一路綠燈考過來了。

父親為了給我們多賺學費,他跟著別人去外地幹活了,他說去外地幹活兒工資比在家裡工資高。父親在伯母那放了一個備用鑰匙,他說怕我們回來了忘帶鑰匙。

我們姐妹倆每次放月假回家,伯母都會提前把我家裡衛生給做好,把我們床鋪鋪好。晚上她會讓我們去她那吃飯。

父親每次從外地做事回來,第一餐飯也都是在伯父家裡吃。

伯父總跟我們說:「在伯父家不要拘謹,也不要客氣,就跟自己家一樣。」

我們要去上學了,伯母又會把我們的床單被套給洗乾淨,被窩給曬曬。伯父怕我們倆在家晚上害怕,她會讓比我們大十多歲的堂姐過來陪我們。

伯母說我們回來了之所以沒喊我們去她那邊睡,是想讓我們偶爾也給房子暖暖人氣,父親一年到頭回來得也少,房子如果再不去住住,房子裡就特別容易發霉。

我們考上大學後,伯父和伯母給我們姐妹倆一人拿了兩千塊錢。這四千塊錢對於同樣是務工的伯父來說,是他大半個月的工資。

伯母說:「咱家就你倆有出息,你們也給我們長臉了。你們姐妹倆命苦,你媽福薄沒能看到你們高中的這一天。要是你媽知道你們這麼優秀,她泉下也能安息了。我和你伯父沒啥本事,只能給你們這麼多。你們放心去上學,家裡有我們照看。」

大學四年我們姐妹倆都通過助學貸款,完成了學業。平時寒暑假我們也很少回來,因為這兩個假期我們要給自己賺生活費。畢業後姐姐去了浙江,我去了廣州。

大都市裡機會多,壓力也比較大,我在原公司工作了幾年後跳槽到了新公司。

姐姐喜歡挑戰,她的工作經常性的要出差。我們姐妹倆一年到頭見面的機會也少,平時只是視頻里相互傾訴一下。

每年的春節,我們都會回家陪父親,我們也會給伯父伯母買東西,給他們拿紅包。春節的時候,我們兩家總是在一起過,伯母說一家人在一起吃飯才算團圓。

自從我們工作後,我們姐妹倆就不允許父親再去工地幹活了。我和姐姐商量,工作的最開始兩年,我們每人每月給父親拿1000元的生活費。

因為才剛參加工作,我們也要生活,暫時不能給父親太多。

工作穩定後,我們收入也慢慢增加了,拿給父親的錢也多了。每次買給伯父伯母的東西也越來越好越來越多了。伯父總說:「你們不用給我們買,買一次就夠了,年年都給我們買了,你們年輕人賺錢也不容易。」

我們聽了只是笑笑,因為我們不敢忘記小時候伯母那麼細心地照顧我們,我們去上學的時候,她給我們經濟上的支持。

父親年輕時因為勞累過度,身體還不如伯父強健。他身體總有些小毛病。

前不久,父親在自己家菜園裡澆菜的時候,突然暈倒了。還是伯父心細,發現的比較及時把父親送去了醫院。

我剛好跳槽到新公司不久,還在新公司熟悉工作階段,那段時間比較忙,平時每隔兩天給父親一個視頻電話的我,這次過了一個星期我才打回去。剛好是伯父給接的卻不見父親的身影,我看到那邊環境不對,不斷追問下才知道父親暈倒的事。

得知父親剛從重症監護室出來,我心裡如焚。父親為了我們,還沒過上一天好日子,可我這又不能隨便請假,最後告訴了姐姐。

不久後伯父又給我和姐姐各打了電話來了:「艷麗,你爸有我們。聽說你到新公司不久,你不用請假更不用辭職回來。只要有我和你伯母在,你爸就沒事。你們年輕人在外面拼搏不容易,家裡我們能解決的事,都不是大事,你爸現在沒事了。你們只要安心上班就行。」

有了伯父這通電話,我頓時心裡安心了不少。按理在父親身邊照顧的應該是我們姐妹倆,這會在父親那忙碌的卻是伯父和伯母。

周五我定了回老家的票,我想趁周末兩天回去看看父親,順便也讓伯父休息一下。

我很感激,我們有伯父伯母的幫襯,伯母一直都把我們當閨女看待,把我爸當親兄弟。我也感激伯父,他這個兄長給我們晚輩做了最優秀的模範作用。

高宏浩 • 500次觀看
高宏浩 • 670次觀看
高宏浩 • 1K次觀看
高宏浩 • 1K次觀看
楓葉飛 • 730次觀看
楓葉飛 • 3K次觀看
楓葉飛 • 1K次觀看
楓葉飛 • 2K次觀看
楓葉飛 • 2K次觀看
楓葉飛 • 3K次觀看
楓葉飛 • 890次觀看
楓葉飛 • 2K次觀看
楓葉飛 • 760次觀看
楓葉飛 • 1K次觀看
楓葉飛 • 6K次觀看
楓葉飛 • 2K次觀看
武巧輝 • 25K次觀看
武巧輝 • 740次觀看
武巧輝 • 710次觀看
武巧輝 • 960次觀看
武巧輝 • 460次觀看
武巧輝 • 2K次觀看
武巧輝 • 1K次觀看
高宏浩 • 1K次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