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除夕,我撿回一流浪男孩,從此,他成了我和我媽的終身依靠

2024-02-29     楓葉飛     反饋

那年除夕,我撿回一流浪男孩,從此,他成了我和我媽的終身依靠

原創故事,素材來源於生活,但高於生活,文/小鹿

那年除夕,萬家燈火,原本是闔家歡樂的場景,我因為心裡不痛快,在大街上壓起了馬路。

也許是機緣巧合,又或許是由於我泛濫的同情心,我撿回了一個在街上流浪的男孩。

我怎麼也沒想到,在以後漫長的歲月中,我撿回的這個男孩,會成為我和我媽的終身依靠。

圖片來源於網絡

我撿回的這個男孩叫越恆,那年我12歲,他10歲。

在以後的歲月里,儘管我比他大2歲,但他從來不叫我姐,而是隨著我媽喊我「蓁蓁」。

這個稱呼他喚了18年,如今也只是換了個更親昵的稱呼。

時間回到19年前,那天剛好是除夕。

萬家燈火,闔家歡樂,原本我們一家三口正圍著那台黑白電視機,有說有笑,沉浸在迎接新年的喜悅當中。

但爸爸媽媽因為一些事,開始了激烈的爭吵。媽媽直接提出了離婚,而爸爸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家。

原本,我以為這年是個例外。

自我記事起,父母的爭吵從未停止過。

尤其是春節的時候,毫無例外兩人總會大吵一架。

吵完之後,爸爸摔門而出,不是去了牌場就是酒場,第二天才會回來。

而媽媽,掩面哭泣之後,開始對著爸爸發生了長達一個月的冷戰。

明明倆人隔著不到10米的距離,我卻成為了他們之間的傳話筒。

對於這點,我不勝其煩。

當我開始上學之後,已經漸漸懂得了離婚的含義,我也不想媽媽繼續在這場家庭內耗中蹉跎自己年輕的歲月。

我一本正經的對著媽媽說道,「媽,如果和我爸實在過不下去了,就離婚吧」

那年我8歲,也是人生中第一次用這麼嚴肅的語氣和媽媽說話。

媽媽看著我,呆愣了一會,摸了摸我的額頭才回道,「孩子,媽媽怎麼著都沒事,就是不想苦了你」

我搖了搖頭,「你和我爸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這不僅是你的折磨,也是我的煎熬」

在我心裡,家應該是幸福和睦的,而不是處處是硝煙。

我知道媽媽希望我能在一個健全的家庭裡面幸福的長大,但我不想媽媽因為我,一味的委曲求全,這對於她來說,是不公平的。

最後,媽媽還是沒有和爸爸離婚,他們在我面前維持著表面的平靜,卻在我看不到的背後繼續著他們的爭吵。

他們以為我不知道,其實我心裡門兒清,既然他們不想讓我知道,我也不點破,他們想要繼續牽扯,我也索性隨他們而去。

關於他們頻繁吵架的原因,不外乎有三。

其一,爸爸是個很傳統的男人,換句話說,雖然他對我不錯,但骨子裡有重男輕女的思想。

可以說,自從我有記憶以來,他們頻繁的爭吵,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爸爸希望媽媽再給他生個兒子。

而媽媽覺得家裡條件不好,不想再生一個孩子出來受罪,再加上她從小生活在重男輕女的家庭裡面,深知一個女孩在這樣一個家庭裡面生活有多艱難,所以,她不願意我重蹈她的覆轍。

媽媽說,她想把所有的愛都給與我一個人,想讓我在這個家過得更幸福。

所以,有關於生二胎這個話題,爸爸和媽媽一談起就開始無休止的爭吵。

爸爸不放棄,媽媽不妥協,家裡硝煙滾滾,這就是當時我家裡的現狀。

第二,爸爸對爺爺奶奶很孝順,可以說是愚孝,但他卻不自知。

媽媽因為只生了我一個女兒,所以沒少受爺爺奶奶難聽的話。

媽媽氣不過在爸爸跟前抱怨,但爸爸是村裡有名的孝子,總是以爺爺奶奶年紀大了為由,讓媽媽忍忍。

直到我們一家三口搬到了縣城裡,我們一家三口的生活才有了難得的平靜,只是不久之後,家裡又開始多了無盡的麻煩。

我5歲的時候,我們一家三口就搬到了縣城。

那時候,我被媽媽送到了家裡附近的託兒所,她和爸爸去了附近一家工廠上班,按當時來說,生活水平算是不錯了。

那時候,我們家是村裡第一家去縣城生活的人,這在外人面前也算倍有面子,爸爸虛榮心開始膨脹了。

此後,隔三差五,有親朋好友去縣城裡玩或是看病,我們家就就成為了他們的臨時酒店。

對於他們的「熱情」,爸爸來者不拒,也因此留下了好名聲。

但媽媽對此諸多抱怨,因為一旦有人來,媽媽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去招待他們。

日子久了,爸爸和媽媽也因為這個問題產生了諸多矛盾。

第三,爸爸不算個懶惰的人,他幹活不錯,但有兩個讓人難以忍受的缺點,就是愛好喝酒和打牌。

我印象中,他休息的時候經常夜不歸宿,第二天總是一身酒氣的回家,有時候喝醉酒了,媽媽還得半夜去把他從朋友家領回家。

有些人喝醉酒了,安安靜靜的睡覺,而有些人,則是胡言亂語發酒瘋,而我爸就是後者。

我8歲的時候,好巧不巧的碰到了爸爸醉酒之後最糟糕的樣子。

那天,剛好是周六,我看電視睡晚了一點。

十點左右,我正準備上床睡覺,爸爸卻一臉醉醺醺的回家。

一回到家,他開始瘋狂的砸扔客廳的家具,嘴裡還罵罵咧咧,說媽媽給他絕後了,如果有一天他有了二心,讓媽媽不要後悔。

這一個夜晚註定不平靜,對於爸爸這種酒後撒潑的行為,媽媽坐在一旁靜默不語。

時鐘指向了凌晨,媽媽才冷著臉,拉著我去了臥室睡覺。

這一晚,媽媽和我睡在了一張床上。

她還像以前一樣,環抱著我,用手輕輕拍著我的後背,溫柔的哄著我睡覺。

睡到後半夜,我突然口渴醒了,正準備起身,卻聽到媽媽背對著我發出陣陣嗚咽聲。

我既心疼又無能為力,只能蜷縮著身子一動不敢動。

媽媽一向要強,我知道她不想讓我看到她脆弱的樣子。

好在沒過多久,哭聲就停止了,也許是睡著了吧,我這才鬆了一口氣。

也就是這次,我鼓起勇氣,讓媽媽和爸爸離婚。

但他們倆似乎都沒有離婚的打算,好像要在這場混亂的生活裡面一死方休。

圖片來源於網絡

這雞零狗碎的日子又持續了4年,直到我12歲這年的除夕,爸爸終於從我們這個家消失了。

那天,我們一家三口吃完年夜飯,正守在那台黑白電視機旁邊收看電視。

剛開始原也是一片歡樂的場景,爸爸媽媽有說有笑,可後來話題扯到家裡的一些瑣碎事情,家裡的戰火又瞬間被點燃了。

我在他們中間努力調停也無濟於事,最後媽媽語氣平靜的和爸爸提出了離婚,爸爸甩下一句話,「離就離」,說完他奪門而出。

爸爸離開後,媽媽眼角含著淚,一個人默默的回到了房間,我知道此時的她只想一個人靜靜,便沒再打擾她。

好好的跨年夜,變成了一團糟,我心裡很鬱悶,便獨自一人去街上溜達。

此時,雖然時不時聽到爆竹聲傳來,但街上的行人並不多,可以說是很安靜了。

我一個人沿著街道走了一圈又一圈,驚覺時間不早了,正準備離開時,卻在拐角處看到了一雙晶瑩透亮的眼睛,在黑暗裡顯得尤為耀眼。

此時寒冬臘月的,竟然還有人和我一樣在街頭晃蕩,我出於好奇,便尋著光亮漸漸靠近那雙眼睛。

也許是我的靠近,讓他心生膽怯,他看我的眼神帶著一絲不安和驚恐。

我突然覺得有點好笑,怎麼說我也是一妙齡少女,就這麼讓人害怕嗎?

1/4
下一頁
高宏浩 • 4K次觀看
高宏浩 • 4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12K次觀看
終瑾梅 • 4K次觀看
高宏浩 • 7K次觀看
楓葉飛 • 4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4K次觀看
武巧輝 • 4K次觀看
武巧輝 • 16K次觀看
武巧輝 • 7K次觀看
武巧輝 • 7K次觀看
高宏浩 • 4K次觀看
楓葉飛 • 16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楓葉飛 • 6K次觀看
高宏浩 • 9K次觀看
宗先紀 • 6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2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