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過壽25口人坐著閒聊,讓懷孕8月兒媳下廚,公公回家怒掀桌

2024-02-28     楓葉飛     反饋

婆婆過壽25口人坐著閒聊,讓懷孕8月兒媳下廚,公公回家怒掀桌

我的婆婆今年已經70歲了,她一直身體硬朗,性格開朗。為了慶祝婆婆的壽辰,我們決定在家裡為她辦一個小小的聚會,邀請了婆婆的幾個好朋友,還有我們幾個兒媳婦。我和婆婆關係一直不錯,這次也主動請纓要在廚房幫忙。

「婆婆,我來幫你準備壽宴的菜肴吧。」我對正在客廳同幾位老友興高采烈地嘮嗑的婆婆說,「我新學了幾道菜式,保證您和朋友們吃得開心!」

「梅兒,你這娃兒,還沒生呢肚子就這麼大了,別操心這些,就叫外賣得了。」婆婆關切地說。

「沒事的婆婆,我現在身體挺好的,到孕晚期了也得多活動活動!」我笑著回應,「再說了,什麼外賣能比得上我親手做的菜呢?」

「那行吧梅兒,你興致高就下廚房吧,我和我老姐們在這兒湊合著吃點俺們帶來的零食就成。」婆婆終於答應了下來。

「誒,老伴你怎麼這個時候就回來了?不是說今兒要加班到晚上嗎?」婆婆一見林公公進門,有些吃驚地問道。

「哎呀我那任務提前完成了,就回來啦。咦,怎麼家裡那麼吵啊?」林公公一臉莫名其妙。

「喲林叔,我們是來給林嬸過生日的!」王阿姨熱情招呼道,「快請林叔也來坐坐!」

「過生日?」林公公想起什麼,連忙走到餐廳一看,桌上擺滿了熱氣騰騰的家常菜肴,不禁心生不快:「這些菜都是誰做的?老婆你不是說吃點簡單的嗎,非要大費周章!」

林婆婆,70歲,性格開朗樂觀,身體硬朗,喜歡和朋友們嘮嗑。她的幾個好朋友王阿姨、趙阿姨、劉阿姨也都是老居民,關係匪淺,今天專門來給林婆婆過生日。

我,王梅,今年28歲,林婆婆的大兒媳。性格溫和能幹,是婆婆最信任的兒媳婦。現在已經懷孕8個月了,肚子高高隆起。為了孕期營養均衡,我已經好幾個月沒有下過廚房,今天是難得的例外。

「爸,是我主動要下廚的,您別怪媽和阿姨們嘛。」我一邊把最後一道口水雞從廚房裡端出來,一邊 道。

「哎呀老伴,都跟你說過了,梅兒是為了慶祝壽辰才破例下廚的嘛。」婆婆連忙勸林公公。

林公公臉色鐵青,一把奪過我手裡的菜盤重重地摔在桌上:「壽辰算什麼!都這副落魄樣了,也不知道好生養胎!」

我嚇了一跳,險些被摔碎的盤子磕傷。林公公的反應明顯超出了我的想像。

「爸,我知道您是為我好,但我真的身體很好,醫生也同意我適當活動。」我軟聲解釋道,「我就是想孕期也照常幫您和媽分擔家務,表示我的心意。」

「你!」林公公惱羞成怒,一把揮手就掀翻了客廳的茶几,「整天吃裡扒外的,也不想想誰養家餬口!自己搞出這副身子來還高高興興的,像話嗎!」

「老伴你發什麼脾氣嘛!」林婆婆急忙站起來勸架,「今天是壽辰,咱別掃了興行不行?」

「哎,林叔這是嫌我們來湊熱鬧啦?」劉阿姨也站起身,打圓場道,「要不咱們就先走吧,改天再來探望林嬸?」

「您們坐著別走!」我連忙擺手,強忍著鼻酸對林公公說:「爸,今天是為媽高興,我們換個地方聊行不行?讓媽和阿姨們開開心心的坐一會。」

「聊?有什麼好聊的!」林公公冷哼道,「我才不要和你們這些吃裡扒外的人坐一起!」

說罷他就要往外走。我和婆婆都著急了,這麼僵下去豈不是尷尬到家?

「婆婆,我好像要早產了!」我驚恐失措,死死扶住身邊的桌沿。

「啊?!」林婆婆嚇得臉色煞白,連忙扶住我的手,「你怎麼了梅兒?哪裡不舒服?」

林公公聞聲掉頭,看我一臉痛苦彎腰的樣子,也是嚇壞了:「王梅你怎麼了?!快叫救護車!」

王阿姨和劉阿姨也手忙腳亂地圍了過來,你一言我一語地建議道:

「還是先打120吧!」

「對對,叫醫生最保險!」

我強忍痛楚點頭,冷汗已經浸濕了我的後背。婆婆輕拍我的背,道:「梅兒你挺住!很快就有醫生來了!」

林公公臉色鐵青,自責和內疚在他臉上交替。我知道他此刻內心十分折磨。

我是在救護車的呼嘯聲和婆婆的哭喊中甦醒的。

「梅兒你醒醒,我們到醫院了!」林婆婆見我睜開眼睛,激動地握住我的手。

我這才意識到自己正躺在擔架上被推往產房。林公公和阿姨們跟在後面,臉上滿是焦急。我輕輕點頭,示意自己已經清醒過來。

「什麼?!」林婆婆瞪大了眼睛,她這才反應過來我這段時間以來的反常表現都是有原因的。

我點點頭,又感覺小腹一陣絞痛,忍不住呻吟出聲。林婆婆輕輕拍著我的手,溫言安慰道:「梅兒,你怎麼這麼傻,這個時候了還嘴硬!你把心思放在順產上,我們一定會保你和寶寶平安的!」

林公公默默跟在一旁,我能感覺到他內疚得要命。其實現在也沒空深究這些了,我只求能平安生下這個孩子!

很快我被推進了產房,林婆婆因為我沒有其他親人在場,也跟了進去。其餘的朋友和林公公只能焦慮地在外間等待。

「大夫,求您一定要救我孫子!」林公公激動地說。我知道此時此刻他內心的自責和歉疚。

接下來的時間對我來說是漫長而痛苦的。我在婆婆和醫生護士的陪伴下,咬牙堅持著,一點點把我的孩子從體內推出。

「用力!梅兒!最後一下就好!」林婆婆緊握我的手激勵道。

「她很健康,恭喜!」護士抱來剛出生的女兒,她那麼小那麼可愛,卻因為提前到來而必須入住新生兒重症監護室。我只來得及和她對視一眼,就感到頭重腳輕,再次暈了過去。

後來我才知道,因為早產和身體原有併發症,我產後大出血,又做了手術才得以救回。在重症監護室躺了三天,我這才終於恢復了一些體力,可以起床探望剛出生的女兒。

1/3
下一頁
高宏浩 • 4K次觀看
高宏浩 • 4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12K次觀看
終瑾梅 • 4K次觀看
高宏浩 • 7K次觀看
楓葉飛 • 4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4K次觀看
武巧輝 • 4K次觀看
武巧輝 • 16K次觀看
武巧輝 • 7K次觀看
武巧輝 • 7K次觀看
高宏浩 • 4K次觀看
楓葉飛 • 16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楓葉飛 • 6K次觀看
高宏浩 • 9K次觀看
宗先紀 • 6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2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