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走私黑市調查:整牙切片人肉「帶貨」過境

2019-01-02     曹強育     反饋

廣西浦寨,是中越邊境最大的邊貿口岸之一,陝西人潘文斌在浦寨做玉器生意五年,結識了文玩圈裡的很多走私大佬,其中也包括走私非洲象牙的越南人阿飛。

2018年12月22日,潘文斌坐在自家的玉器店裡撥通了阿飛的電話:「有個新客戶想要看點『白料』,可不可以帶過來」。阿飛提醒潘文斌,「小心是釣魚的」,隨後掛斷。

在他們的圈子裡,「白料」是行話,指的是象牙,「黑料」則是犀牛角。他們如此小心謹慎,是因為按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有序停止商業性加工銷售象牙及製品活動的通知》的要求,我國自2018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加工銷售象牙及製品活動。相關部門對象牙走私及售賣加大了稽查力度,全面禁止象牙交易。

象牙禁售令實行一年來,國內破獲多起象牙走私案。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一些「圈內人」因制售暴利,仍在從事象牙製品的走私及販賣。北京文玩市場,一些商家以銷售猛獁象牙製品為名販賣現代象牙製品,更隱蔽的則是自己進貨加工,只賣熟人。在象牙走私鏈條中,很多團伙通過邊境將整牙走私入境,然後切片通過快遞發往各地。

打開今日頭條,查看更多圖片

2018年8月11日,北京十里河雅園國際珠寶廳,一猛獁象牙銷售商向記者展示店內隱藏的現代象牙。 新京報記者王嘉寧 攝

文玩店:以猛獁象牙名義售現代象牙

以往的牙雕原料主要是非洲象牙,在象牙禁售令頒布後,猛獁象牙成為現代象牙的替代品。

我國明文規定,象牙以及象牙製品禁止銷售。此規定旨在保護瀕危的現代象,生活在冰河時期,早已滅絕的猛獁象並不在該規定範圍內,只要來源合法,猛獁象牙及製品仍可合法銷售。

猛獁象早已滅絕,具有現代象牙全部特質的猛獁象牙,既可以滿足象牙愛好者的需求,又避免了血腥殺戮。禁售令之後,猛獁象牙占據了國內的牙雕市場。

但在象牙市場,一些商戶明面上銷售猛獁象牙,但暗地裡也出售現代象牙。

北京十里河雅園國際珠寶廳內,專門售賣猛獁象牙製品店鋪的負責人張雅稱,現在查得嚴,現代象牙只能偷著賣。

張雅店鋪的櫃檯里,擺放著多種猛獁象牙雕刻的工藝品。猛獁象牙和現代象牙的區別主要還是紋路,張雅告訴新京報記者,「區分猛獁象牙和現代象牙的方法就是判斷牙紋,一般來說猛獁象牙的牙紋夾角小於90度,現代象牙的牙紋夾角大於115度。」猛獁象牙和現代象牙接近牙心的部位,紋路並不明顯,顏色相近,更不易區分。

2018年8月11日,新京報記者來到張雅的店裡,在一番溝通後,張雅從櫃檯下方的抽屜里拿出一座筆筒和一塊圓牌。「這就是象牙的」,張雅說,「要不是懂行的熟人介紹,不可能拿出來。」

象牙禁售令出台後,很多原來銷售現代象牙的商家紛紛轉向銷售猛獁象牙,但是個別商家為了賣出存貨,現代象牙製品還是被混在猛獁象牙製品中銷售,「一些牙紋不明顯的現代象牙小飾品,看起來和猛獁象牙飾品沒有兩樣,混在一起賣,還能銷售出去,就算檢測,那都是象牙」,張雅指著那塊象牙圓牌說,「像這樣的牌子,有人問就說是猛獁象的,保證沒問題。」

張雅稱,在她店裡買過猛獁象牙的人都是文玩愛好者,也有人詢問是否有現代象牙製品,但她都會回覆:「那是犯法的,不能賣。」張雅說,不是特別熟的人,絕對不涉及現代象牙買賣。

一名在潘家園舊貨市場裡銷售猛獁象牙的商戶告訴新京報記者,現代象牙禁售令出台後,明面上,潘家園舊貨市場裡的現代象牙製品消失,在暗地裡,一些猛獁象牙商戶還是在銷售小件的現代象牙製品,少數以猛獁象牙的名義對外銷售,或者是在熟人圈內銷售。

2018年8月11日,北京十里河雅園國際珠寶廳內,一猛獁象牙銷售商向記者展示店內隱藏的現代象牙製品,其手中拿的是現代象牙所制的筆筒。 新京報記者王嘉寧 攝

加工作坊:暴利驅使鋌而走險

在文玩圈,北京郊區的現代象牙倉庫和加工作坊,並不是秘密。

張雅曾告訴記者,很多個人的工藝品工作室,在加工各類工藝品的同時,利潤豐厚、銷售緊俏的現代象牙製品,也是他們的重要收入來源。

家住順義區水色時光花園的程軍,就是其中一個工藝品工作室的負責人。

四年前,38歲的程軍在小區一樓租下一個門面做自己的工作室,用作珠寶玉石的加工場所,也做現代象牙雕刻。

「如果不是熟人介紹,沒人會和你見面。」程軍說,「現在是敏感時期,沒人敢冒險面對面交易。」

根據程軍描述,四年前,他在德國接觸現代象牙加工,回國後,就利用自己的人脈資源開辦了工作室,從一些走私團伙手中購買現代象牙、穿山甲、虎骨等野生動物製品做成雕刻物件銷售。

「國內對野生動物製品查得嚴,我不會在店裡存放原料。」程軍介紹,一般是用多少,就找別人發多少。

在程軍雕刻的物件中,現代象牙製品最為常見,也是最好賣出的貨物之一。「現代象牙的料子很潤,猛獁象牙發白、發乾。」程軍說,他幾乎不雕刻猛獁象牙,「除了材料不『吃刀』,牙還屬現代象牙最好。」

在程軍的工作室里,他帶著新京報記者看一尊未雕刻完工的羅漢擺件,「這是非洲象的老牙,料子極好,牙心部位,也叫果凍料。」除此之外,程軍在工作室里,還向記者展示其利用現代象牙加工的其他小物件,「這些都是有人訂了的,你要是要,等來貨了我再給你。」

「我這裡的貨不愁賣不出去,你不知道這個圈子有多大。」程軍描述,他之所以放棄原來水利工程師的高薪,是因為自己的愛好和龐大的需求群體,「總的來說,這個行業既危險,又有暴利。」

按照程軍的描述,他從福建的批發商手裡批量購買現代象牙原料時,價格在10元/g左右,而程軍一枚質量為27.3g的、沒有經過雕刻的飾品,價格在900元以上。算下來,其間的利潤在700多元,每克利潤是成本的3倍以上。

象牙禁售令出台後,程軍曾多次轉變過拿貨方式。「一開始是自己去拿,都是一根一根地拿,那種方式太危險了,」程軍回憶。現在,程軍通過聯繫供貨商,把象牙切成小塊,通過快遞發往工作室,一次性不能多拿。

「現在的原材料不好弄,查得嚴,有時候會斷貨。」程軍介紹,對於現代象牙製品,他主要還是做熟客生意,那樣心裡有底。

2018年9月27日,北京市順義區一現代象牙加工戶程軍(化名)向新京報記者展示其即將雕刻完工的象牙擺件。 新京報記者王嘉寧 攝

象牙批發:線上銷售 切片快遞躲查處

程軍雖然經常找上家拿原料,但從未跟對方見過面。

「不見面還是為了避免風險。」

程軍的現代象牙原料,來自福建一名「圈內人」何文,他們沒有見過面,通常是微信聯繫。

新京報記者通過程軍聯繫,經過歷時兩個月的溝通,終於加上何文的微信。

何文的微信朋友圈裡,近一年的時間內從沒有發布過關於象牙的信息,而是一些茶葉批發和翡翠批發的信息。在多次與新京報記者溝通後,何文才提出,「加另一個微信號看貨」。

1/2
下一頁
壹玖柒 • 5K次觀看
壹玖柒 • 460次觀看
壹玖柒 • 40次觀看
壹玖柒 • 20次觀看
壹玖柒 • 400次觀看
終瑾梅 • 590次觀看
終瑾梅 • 3K次觀看
壹玖柒 • 150次觀看
壹玖柒 • 360次觀看
終瑾梅 • 210次觀看
壹玖柒 • 150次觀看
壹玖柒 • 230次觀看
招財豬 • 2K次觀看
壹玖柒 • 490次觀看
終瑾梅 • 330次觀看
壹玖柒 • 490次觀看
壹玖柒 • 20次觀看
壹玖柒 • 70次觀看